《华娱之纵横》

返回书页

第561章 婚礼

作者:

坐看南风吹

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
私房男医生 都市超强神医 风流狂少 好色小姨 我的绝美女神老婆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都市之最强狂兵 乡村女教师 重生弃少归来 绝美女神的贴身小医神
    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华娱之纵横 大发百人牛牛手机app下载网页版_神彩百家乐苹果手机app(http://escle.com)”查找最新章节!
    小芈的话让李彧心突突直跳,当时的他们因为矛盾而处于冷战,后来和好的李彧答应跟小芈结婚。

    给出这个承诺的他知道自己确实有点冲动了,但也不敢反悔,不过后来的小芈没提过这茬,让他心中存有侥幸。

    现在倒好,他宁愿去民政局花九块钱买个证,也不愿意穿女装,毕竟女装可是一辈子的耻辱啊。

    “结婚我是答应的,但这幅情况你可没跟我说过啊,女装大佬养成?你可真会玩,松手,要不然办你啊。”

    小芈是知道女装大佬这个梗的,当时李彧与肖扬聊天时曾提过一嘴这件事,当时的她看李彧的眼神就变了,也曾考虑过要不要进行这么作死的事情,或者提前征得李彧的同意。

    不用想都知道结果,李彧是不可能答应的,那就只能先把生米煮成熟饭了,这一点她可是跟李彧学的,当年她还是雏女的时候,就被李彧给忽悠着咬过,后来去杉西探班的时候又被做成熟饭了。

   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嘛,小芈这也算小女子报仇,三年不晚,而且,她还有杀手锏呢,保管李彧乖乖答应。

    “就一次嘛,人家吃了好多苦的。”撅着嘴做委屈状的小芈将伤痕累累的素手伸向李彧。

    确实与以前的干净白净的玉手不同,多了些许的伤痕,有的只是伤了表皮,但也有不少明显出过血,而且大多都是新伤。

    李彧很感动啊,不避讳的亲了亲小芈的素手道:“真是难为你,我说过给你一场婚礼肯定不会食言而肥,但今天不行,这样吧,明天我们重新买礼服,直接成亲拜堂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爱你的喵喵喵了么,我可是你最乖的喵喵喵啊。”跪伏着的小芈握着拳头伸着舌头扮小猫状:“虽然衣服不一样,但上了船还不是你在上面啊,人家还不是随你摆出十八个花来,而且喵喵喵一高兴,可以解锁更多姿势呢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“一擦嘴角泛滥的口水的李彧义正言辞的拒绝道:”..不....不行,我要拒绝敌人的腐蚀拉拢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不仁就不能怪我不义了,哼~”冷哼一声的小芈趴到床头柜上拿起她的包,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张封膜压好的纸张递给李彧道,“看吧,这是咱俩的契约书。”

    “狐小芈,你挺有意思啊!!!”

    从小芈掏东西的时候李彧就觉得事情有点不受控制了,不用看就知道这个节点能被小芈拿出来的肯定是她的杀手锏了,而且看她这么郑重的样子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一张破纸还塑封压膜,这是绝了李彧撕碎、口服的路径了,当然,火攻还是可以的,但李彧早戒烟了,打火机长什么模样都快忘记了。

    不过,人的潜力是无穷的,不试试的话怎么能甘心呢,捏着纸张的边缘生撕...撕不动。

    放在手里准备揉成团,别说...有反应了,李彧的手都快被扎出血了。

    既然摧毁不了,那就看看吧,说不定没有预料的那么差呢,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“承诺书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不错,当年狐小芈考北电的成绩是480+,这个成绩拿到学霸眼里不值一提,但拿到北电这种艺术学院里面已经算是顶尖的了

    有一个概念大家要知道,帝都土著本身就是一种BUG一般的存在,以北清为例,帝都土著的分数线比其他省市的学子要低50-80分,甚至某一年整个帝都地区的成绩无人达到北清的录取线,但依旧不乏帝都学子,甚至远远超过其他省份。

    这还是顶尖的北清,其他的低一档的一本的成绩要求更低。

    我们不谈是什么因素影响的这些,单就说狐小芈的成绩已经算很不错的了,混个一本学历还是不成问题的,她可远远不是学渣的存在。

    与她的成绩相对应的是她的字,算不上开合自然,张弛有度,清幽淡雅,潇洒灵动,至少占了个笔画清晰,韵味十足,很秀气。

    当然,在书法大家的眼里这字很一般,甚至不值一提,但以普通的人眼光来说,“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字不错,但这个内容嘛就有点不堪入目了:

    [本人李彧,因脑子有病惹怒我最最亲亲的小芈喵喵喵,愿意迎娶小芈为妻,见字如面,本人答应接受小芈同学提出的任何关于婚礼的要求,任何!!!,如有违约,让鸡儿不石更(面对小芈时除外)。]

    签字画押:🍥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“挥动这纸张的李彧道:“你到底什么意思,这玩意从哪里来的?我特么就不可能答应,还有你这誓言有点太狠了吧!!!”

    双手交叉在胸前的小芈到,一脸认真的说道:“事呢,就这么个事,你要是撕不掉,吃不了,就得老老实实答应。”

    李彧确实撕不掉,也吃不了,但他可没打算束手待毙,要知道手里的这张纸是用塑封机加工的,它即硬又结实。

    用来做飞镖是做合适的了,双手夹着的李彧轻轻一用力,就跟暗器一样旋转这飞出了窗外,速度快到小芈根本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扑在李彧身上的她终于还是没有救下她的杀手锏,一言不合就开始捶打着李彧;“混蛋,你不是答应以后都听我的么。”

    “对女装大佬说NO,从我做起。”眼看小芈的拳头越来越重,一把攥住的李彧道:“这事要是传出去,我还做不做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我自己知道啊,要不我一个人都没请呢,你不会以为我找不到人参加我的婚礼吧?要不要我给你证明下?”挥舞着手机的小芈威胁道。

    小芈的话提醒了李彧,他确实答应过跟小芈结婚,结婚嘛,肯定是有婚礼的,肯定是要有双方父母的,但忙碌的李彧故意忘记这茬,但小芈依旧记得布置婚礼,她将一切都准备好了,只要李彧出席这场婚礼就行。

    她不傻,除了皮一些,无疑是个很精明的小女孩,可她举行的这场婚礼没有外人参加,说句好听的这是一场婚礼,说句不好听的这就是一场过家家,一场COSPLAY,其中原因自然不用多说。

    至少在这一点上,李彧没有任何的资格指责她,毕竟她已经付出了很多了,而且还是默默付出没有向李彧邀功。

    这么想的话,为她做一些让她高兴的是事情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啊,说实话,李彧的心有点软了,至少不是那么强硬的拒绝了。

    搂着小芈的他不知道怎么回到,只能无奈的一声长’哎~‘。

    小芈多精明,一耳朵就听出李彧有些服软了,知道他犟驴脾气的她自己要顺毛捋了,侧面含住李彧耳垂,便品尝边在李彧耳边吐气如兰到,“你不是想走后门么,我可以给你机会奥,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早就把那啥买好了,锁在三楼仓库了吧?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看你表现喽!!!”眉毛飞舞的小芈挑逗着李彧道,她知道鱼儿已经咬钩了,她要做的就是在鱼儿上岸前把他的体力榨干。

    如果榨不干的话的结果那就没有必要说了吗,毕竟,榨不干他的话,肯定代表她被榨干了嘛,哪里还有力气反抗李彧呢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小芈都忍不住对自己提出这个让人羞羞的事情感到羞耻,李彧可是想那个好久了呢,似乎也可以尝试一下嘛。

    毕竟人都给他了,而且今天以后的他们就算是夫妻了,反正已经给了两个洞天福地了,也不差这一个了。

    小芈欢喜,李彧如愿,也算是好事成双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李彧答应了这个让人耻辱的条件,但他还是有底线的,或者防备着小芈万一存在的发疯,在小芈换衣服的时间,他巡视了房间一圈,第一个件事就是把所有的房间都搜查了一遍,省的最后再冒出意外惊喜(吓)。

    第二件是就是把所有的门窗全都关上,是所有。再把左右的窗帘拉上,一丝缝隙都不留。

    反正天色早已经昏暗了,屋里的灯足够提供需要的光亮。

    等李彧回到屋里的时候,小芈早已经准备妥当了,她正对着一个红色的小本本用功呢,今天的婚礼只有新郎与新娘,没有宾客,没有家人更没有主持人.

    身为‘男人’的小芈有义务承担起属于男人的责任,今天的她要客串婚礼司仪的角色,小本本上面记载的就是今天的流程,当然,一切从简嘛。

    按照小芈的流程算起的话,第一件事自然是亲迎。新夫亲往迎接新妇。

    好吧,有点别扭,自己理解吧。

    小芈这一点早就做到了,李彧是她亲自接过来的,用的虽说不是八抬大轿,但价格可是超出一等的,是李彧送的那辆红色的法拉利,别说,这个颜色跟今天的主题真的超搭,这车也被小芈当成李彧送她的定情信物了。

    “新郎备亲迎之礼,亲迎之礼,以大雁为聘,取意鸿雁择情一偶,终生不渝。以鸿雁为鉴,可证新郎一片诚心所致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请佳偶行告拜礼!请呈爵备酒!请将酒酹洒而拜。进授玄酒,告之天地!”

    下面要进行的第二件事就是.同牢合卺。“同牢”指新夫新妇共食一鼎所盛之肉。

    “合卺”指新夫新妇各执一合卺杯,相对饮酒。《礼记·昏义》有云:“妇至,婿揖妇以入,共牢而食,合卺而酳,所以合体、同尊卑,以亲之也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小芈自然有所准备,客厅的餐桌上盖着一快红色的布,用手一掀就露出桌面摆着的物件。

    红色桌布下面还有一层红色的桌布,不同的是上面摆了几样东西,虽说是寥寥数种,但各有说法。

    第一件就是整齐的摆着两双筷子,这是用来吃它们身边的餐盘里的肉食的。然后还有一只酒樽,樽里有清澈的水波荡漾,这就是一会他们要喝的酒,对于今天之时不敢怠慢的小芈没有以水代酒,而是用的真正的白酒。

    酒樽只是用来盛酒的,喝酒的放在桌子上的匏(páo)瓜,匏瓜也就是俗称意义上的葫芦,匏瓜为二,何止而成一器,剖分为二,分别盛酒。

    匏是苦的,用来盛酒必是苦酒。匏既分为二,象征夫妇由婚礼将两人合为一。所以,夫妻共饮合卺酒,不但象征夫妻合二为一,永结同好,而且也含有让新娘新郎同甘共苦的深意。

    “合卺”是指夫妇交杯而饮,注意——是交杯,交换杯子而已,并非很多误导人的古装剧那样挽着胳膊喝的“交擘酒”

    桌子上还有一件物品,是一把剪刀,这就是用来进行第三项得,“解缨结发礼”。

    “解缨”指新夫亲手解下新妇头上许婚之缨。“结发”指各剪取新夫新妇一束头发,以红缨梳结在一起。

    小芈不善饮,尤其不善白酒,喝完合卺酒的脸色已经微红了,不过兴奋的心情足以冲淡酒意,拿起剪刀的她小心的从李彧的头上剪了一撮头发,小心不是怕剪坏了发型,现在的小芈哪里还顾的上李彧酷不酷,剪刀几乎是贴着李彧的头皮剪的。

    李彧是男人,发型本就不是骚浪贱的长发,想要剪下一撮用做结发礼的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李彧也不在乎这一点,毕竟连女装都穿了,还差一点头发,大不了去理个发,最多几十元钱的事。

    捏着李彧的头发与自己剪下的一缕青丝放置在一起,用丝线系在一起,这就是结发夫妻,相守白头。

    小芈嘴里那念念叨叨的:“纵隔千里情难断,两簇青丝结百年!”

    别的不说,就看今天小芈流畅的流程,李彧就知道她真的很用心,对于自己最后的一丝芥蒂也算是去了,今天的他打定注意一切都听小芈,一切以让小芈高兴为第一原则。

    礼成之后自然是交换信物,小芈送给李彧一个系着蝴蝶结的盒子,李彧送给小芈的是...

    打开盒子的李彧看到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把钥匙,对于送钥匙的含义,李彧多少是知道一些的,送你钥匙就是让你用来打开她的心门的,钥匙又是每天都呆在身边,这代表送钥匙的女生希望能够一直伴随着你,成为你的幸运。

华娱之纵横最新章节地址:http://escle.com/shu/77954.html

华娱之纵横全文阅读地址:http://escle.com/77954/

华娱之纵横txt下载地址:http://escle.com/txtxz/77954.html

华娱之纵横手机阅读:http://mm.remenxs.com/77954/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第561章 婚礼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

喜欢《华娱之纵横》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(escle.com)

上一章:第560章 奇耻大辱 华娱之纵横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:第562章 公平其实就是不公平